您好,歡迎訪問水文化官方網站!
當前位置:首頁 > 博覽 > 水故事 >

黃梅時節訪黃梅

 

 
  黃梅是湖北最東部的一個縣,與江西九江、安徽潛山毗連,典型的大別山丘陵過度平原地貌。
  因黃梅縣月橋河整治工作需要,我與李虹、劉順兩位同事前來此地出差。“月橋河”名字很美,月上柳梢,人約橋頭。但由于多年來城區建設,這條河的兩岸基本都改自然岸坡為人工溝渠了,生活污水甚至有些工業廢水的混入,如今成了臭水溝。
臭水溝很多地方都加蓋了蓋板,這既有政府或地產商多年的規范施工,也有沿線居民的自發改造,臭水溝成了暗渠。這樣似乎對改善人居環境有幫助,但于河道流水順暢以及河道清淤工作帶來了很大不便。這些暗渠,如果用水工結構術語應該叫做“箱涵”,但這其實并不是標準的箱涵,多數地方其實都是漿砌石擋水墻加蓋了混凝土蓋板。早年的工程措施則是漿砌石或干砌石拱頂,類似于我們看到的石拱橋形狀,所以我稱之為“類箱涵”結構。 
  月橋河改造的總體方案是實現雨污分流,結合污水直接排入河渠的現狀,在河渠鋪設一條污水管,并在沿線設置幾處污水處理點進行處理。雨水則仍舊走河渠暗涵,還原月橋河之“河道”功能,使沿線居民免受其黑臭水體之苦。
  走訪月橋河暗渠沿線,當地居民對給了我們很多幫助,提供清水、梯子、停車方便。在物資小區,一位八十多歲的退休教師說:“碰到我算是你們找對人了,年輕人未必知道……”這位老先生帶著我們找到了該小區偏僻位置的井口,還帶我們在附近走訪一番,指出幾處井口或通風口。從后面的調查看,老先生對暗渠走向和流水水深都有很準確的判斷。
  能下水調查之處,我們都穿了下水衣下去。淺水渠段,我們很快調查完畢,水深之處可把我們愁壞了。第三天晚上吃飯的時候,酒店經理吳女士問我怎么了,我說工作在水上,可能需要一條船。吳女士當即細問了一下我們的需求,然后幫我聯絡了當地一家漂流景區運營商,他們提供了一艘充氣皮劃艇。這艘皮劃艇讓我們的調查工作效率加倍提升,當天現場工作結束,我的同事劉順開玩笑說酒店經理“認得黃梅半城人”。
 
  我無意夸大我們的工作難度,大多時候我在岸上研判樁號和整理記錄,其余同事下水。但在人民路暗涵,確實遇到了比較大的麻煩。我的同事李虹后來說,皮劃艇開始運行良好,后來船擱淺了,用船槳一探,淤泥深不見底,大家對淤泥畏如遇虎,但是想報警的心都有了,對講機也聯系不上我。我到現在還在懷疑人民路暗涵是怎么一回事,本來長度只有六十米,奈何對講機互相呼叫不到彼此!協助我們工作的宋師傅穩定了大家的情緒,他用船槳翻動淤泥,形成水道,大家一起動手,皮劃艇一點點挪動終于脫險。我想說,這大概是化淤泥為泥漿水,不但開辟了航道,還增加了浮力。
  得益于這些當地朋友相助,我們順利完成了現場工作。黃梅人的善意可能大有人文淵源,“黃梅天下禪”,南北朝時期佛教中國化,特別禪宗確立即在此地完成。
  八九年前我第一次來黃梅,住在同窗周君家里,他們家就在五祖寺附近。周君的父親給我講述天竺僧人達摩來到南朝梁國傳揚佛法,被奉為禪宗初祖,傳二祖慧可,再傳三祖僧璨,到了四祖道信開始在蘄黃修行。五祖弘忍創立東山寺,以頓悟禪宗開壇講法,東山寺今命名為五祖寺,是黃梅當地四星級人文景觀。五祖考察弟子修為,神秀作:“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臺,時時勤拂拭,勿使染塵埃。”惠能作:“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臺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”,五祖覺得惠能領會了頓悟佛法,因擔心大弟子神秀不滿,就秘密傳授袈裟衣缽給惠能;菽茈x開東山寺前往嶺南,在今韶關一帶修行。而大弟子神秀也離開黃梅,在今北京一帶自立門戶。禪宗就此分出南北,號稱北脈南宗。
 
  這次因工作關系再去黃梅,本欲再去順便拜會一下周家特別是周父,想再聽他講述禪宗故事。周君在電話里告知“家父已經辭世,已然三年余,我如今在深圳……”,周君定居深圳,依稀步隨六祖惠能嶺南傳播佛法的蹤跡,當然也是響應現代經濟建設的需要,F在想想,那一年我們駕車去黃梅小池李府游玩歸來,周父把我們車子清洗一番,等我們第二天日上三竿起來看到車子大呼難當其勞,講禪解經人安在,沉痛欲淚一夢遙。
  六月下旬,長江中下游正值多雨的黃梅時節,黃梅時節訪黃梅,似乎得到天助,雨水沒有搗亂,反而多云小雨天避免了夏天的炎熱;叵朐邳S梅一周的所見所聞,我感念萬千,起筆黃梅迎賓道,此時車行近武東。


相關熱詞:

相關閱讀

内蒙古体彩11选五